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安亲王打宫中回府,回到沉楼换下朝服,脸上无喜无怒,却更显严肃。当他挥手,几名下人便像逃难似的迅速退出沉楼。当门关起,他才走入内房,出声唤道:    「姜轼。」

  「属下在。」一人影,从屏风后面闪出,身形与他相似,穿得一身黑。

  「少凡回来了吗?」

  「回禀王爷,公子刚到。」

  闻言,安亲王那张冷峻脸庞淡去了一层薄冰,深邃眼底生了炽热光芒,宽了嘴角,语气里多了一丝难得的急切。

  「我去看看她,你留在府里。」

  「王爷!……夜深,公子已准备就寝。此时……不宜。」耿直恪守礼规的姜轼脸上略有迟疑,虽知不该以下犯上,但为维护公子名节,不得已还是拱手劝戒。

  安亲王正要由屏风后面的密道出府,这时颇不悦地回头瞪他一眼。

  「如何不宜?」他撇嘴问道,听似有意刁难。

  姜轼拱手头更低,脸上腼眺,仿佛有口难言,几次张嘴却不知如何说起。

  瞅着姜轼的头顶,安亲王嘴角隐约掀起似笑非笑的嘲谵,嘴上却严正说道:    「本王和少凡是结义兄弟,感情甚笃亲如家人,难道见面还须分日夜吗?」

  姜轼喉咙滚动,一番话全写在脸上了,却是有口难言——

  一直以来,话虽不曾点破,但心照不宣,他相信主子也和他一样,都怀疑孙少凡是女儿身。

  自古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两人平日过于接近已有违礼仪。他的意思当然是希望主子为了公子着想,尽量避嫌,尤其是此刻夜已深。主子心知肚明,却故意装傻。

  「姜轼,难道少凡有吩咐你交代本王,不希望我在夜里去打扰她吗?」安亲王忽然扯眉。

  「禀王爷,公子不曾说过。」心知主子非常在意孙少凡的感受,他急忙澄清。

  安亲王娣他一眼,扯起嘴角说道:    「姜轼,明日一早本王会和少凡一起用膳,今夜不会回来,你可提早休息了。」姜轼瞪着光可鉴人的地面,僵直无言。

  过了半刻时间,言明今夜不归的安亲王却打密道回来了,不同于去时的悠闲神情,回到沉园后的他一脸寒霜,既惊又疑,又恼又怒,脸色瞬息万变,浑身火气腾腾,一掌把一张桌子劈成了两半。

  ***

  又过了数日,安亲王打皇宫回府,一开口就吩咐总管开始准备,安亲王府要办喜事了……府内即将有主母!

  最令姜轼惊异的是准王妃人选,却不是主子心内最记挂的孙少凡,而是凤氏一族的凤紫鸳!

  大东王朝,亲王妻妾成群是寻常事,但即便是亲王,一日一迎娶凤氏一族之女,也得宣誓谨守凤氏族规!

  换句话说,安亲王亲自斩断和孙少凡之间的姻缘线……

  短短数日间,主子和公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