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夜里,姜大哥呼吸平稳,显是已经睡了。

  这夜,外头的风吹得有些狂,呼啸声扰得她难以入睡……

  小身子被纳入他宽阔的胸怀中,即使外头寒风刺骨,她无论身心都暖烘烘。她相信往后每年寒冬,她肯定都会想念他的怀抱。

  唉……她一想到明日一早就要和他分别,就无法入眠。虽然使用能力尚称勉强,但总得尽力一试,不能再让娘和妹妹为她担心了。

  风声好大啊……嗯?窗外有什么,怎么有闪光,是雷电吗?但没听见声音——

  她忽然看见姜大哥黑沉沉的眼睛张开来,直望着她。

  「姜——」她未及开口,便被他捂住嘴巴。

  「看来我的身分泄漏了。小娃儿,今日缘分已尽,自己保重。」他迅速用棉被卷起了她,推入床侧,伸手一把将外衣抓来,挥掉几支暗器,乘机抓起长剑,破窗而出!

  顿时,铿铿锵锵打了起来。一阵刺耳声音传来。

  她好不容易才从棉被里钻出来,便听见外头声声置人于死的刀啸声!她跑到窗口一看,只见一片黑衣把姜大哥团团包围,刀光剑影,招招要人毙命!

  她倒抽一口气,来人是—娘!

  出口正要喊『救命』,却被人捂住嘴巴!

  「鸳儿,娘总算找到你了。跟娘回去吧。」

  凤母瞅着她。

  不!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娘——无法出声,她望着母亲淡然的眼神,然后就听见怒吼的声音——

  「罗非,受死吧!」

  罗非?

  ***

  大东王朝,罗氏天下,至今已传三位皇帝。

  当今天子脚下,有一块地方,居住凤氏一族,在开国之初便受皇帝恩诏,凤氏一族大功于朝廷,朕特许世代子孙,不受朝廷约束,誉田大东律法与凤氏族规抵触,当尊重凤氏族规,不可刁难。

  罗氏世代子孙继帝位之人,谨连此诏,不得有违!

  凤氏一族上千百人,多居住子名为凤谷的地方,历代谷主都由凤女能者接任。

  此处地势三边悬崖,一方沿海,有凤女能者守护,还有大东天子庇护,真如世外桃源。

  相传凤氏一族历代凤女能者都会生下一名凤女继承能力。传闻神奇的能力,可迷乱人心,操控神智,可在转瞬间千里游走,甚至穿越时空。

  上一代凤女能者共生两女,长女凤紫鸳,年十一;小女凤梅破,年仅五岁。谷内流传,此代凤女能者,继位者凤梅破,目前只拥有操控人心的能力。因她年纪还小,族人们以为她能力尚未能完全施展出来。

  事实上,这代凤女能者破天荒地出了两人,一人继承一能力。只因凤紫鸳自小身子骨弱,能力到了十岁才施展出来,但也因她体质不佳,一日一过度使用能力恐有夭折之虞,所以凤母要她隐藏能力,不许使用。因此,凤氏一族都只知凤梅破继承能力。

  ***

  「娘,当日若非姜大哥救命,女儿早已被野兽吞食,尸骨无存了!娘,求您让我回去,我要回去救他!」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之中,再也无法得知姜大哥生死,她心急如焚,苦苦哀求母亲。

  「你私自穿越时空已属不该,穿越时空之人更不可干涉当下人事物。所谓牵一发动全身,倘若因一己之私,乱了历史,这责任非你能扛。」

  「但是娘,姜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女儿岂能明知姜大哥深陷险境却置之不理?」

  「鸳儿,你该记取教训,绝不可再任意使用穿越能力……」想到女儿若非遇上那人,此刻她已失去女儿,严肃语气软了下来,    「幸亏你穿越的是六年后的时空,你若是回到过去,只怕娘也救不了你这位恩人了。」

  「娘!那娘的意思是肯……」

  「鸳儿,你听着!救你性命之人不姓姜。他本名罗非,乃当今圣上二子,传闻是日后最有可能继承帝位之人。」

  「罗非?」所以她最后听到的那句话不是幻觉……他原来是皇子吗?

  「皇后无子嗣,其余贵妃们所出的皇子们都还年轻,所以皇上至今尚未选定储君人选。不过据闻宫中势力最强的有三位皇子。德贵妃所生的大皇子罗登性情残暴,傲慢狂放。容贵妃所出二皇子罗非虽然才十二岁,但天资聪颖,气度非凡,因此深得圣心。」

  「那三皇子呢?」娘提了三位皇子,却只细说了两位。

  「三皇子一样是容贵妃所生,但二皇子光芒盖过他,所以有关他的传闻甚少。」

  「原来如此。」她本对皇宫内史、朝廷政事不感兴趣,能如此吸引她专注倾听,全为恩人罗非。

  「鸳儿,如今虽是天下太平,但日后皇子长大,由谁来继位牵动往后局势。眼前看来六年后该会有大变动,你所见一场杀戮,必是为争皇位而起,娘很不希望你卷入宫廷斗争。」她心内还搁着一事,半带忧心。

  「娘,不管他是姜轼或罗非,女儿只管他是女儿再造之人!即使要颠倒世界,背负不可超生之罪,女儿也定要救他。」凤母回了神,一双怜惜的慈目瞅着才年仅十一岁的女儿,内心荡着讶异。

  鸳儿向来柔善,性情淡然,唯有身子骨弱,经常被她关在家里,才恋着山野风光景致,偶尔背着她使用能力远游这点劝不听外,她从来都是不争、不求、不取,没想到为了一个罗非……她眼里竟生光。

  第一回,她发觉女儿开始长大了。

  她深深叹息,仿佛已经看见了她的未来势必要和罗非牵扯不清了。

  凤母虽因此而挂怀,但也不想为此就先去窥看女儿的未来。看了,若是能心安倒好,就怕是多惹愁绪,无能为力罢了。

  「罗非救你一命,这救命之恩你要还他,娘无话可说。」她望着女儿,面色转严,提点女儿道:    「娘只忧心一事。罗非身为二皇子,却做平民打扮,出现在凤谷外,一住月余,这事可疑。

  若是与凤谷有关,将来你不可不防。」

  「娘,姜……罗大哥当日只是路过,他是为救女儿才留下。若非有他日夜照顾,今日女儿已无命归来。」她全心全意信赖罗非,只因和罗非相处月余的不是娘,是她呀!母亲不该怀疑罗非另有所图!

  ……其实真要追究起来,彼此是鱼水相帮,你倒也不欠我,毋须挂怀。

  凤母望着女儿,看她才说完便忽然一怔,仿佛想到什么,脸上略有动摇。不是她自夸,她的鸳儿年纪虽小,但聪慧过人,心思细腻。想她此时心里该有所警惕了,她便不再多言。

  她转口说道:    「鸳儿,你若当真有心想救他,娘劝你趁这六年时间想方设法,除却禁止你穿越时空,余下娘就不管了。」

  她回神,望着母亲,暂时搁下心底疑虑。

  「娘是说,要等到六年后,事情发生时再去救他?」可她心急如焚呀!她这一急,突然一阵昏眩袭来,眼前一黑,险些摔倒,幸亏是凤母及时拉她一把,扶她坐下。

  「鸳儿,你心浮气躁,只会更伤身。当真为你的恩人着想,更该把身子养好。娘建议你可去跟凤太叔学医,将来或可派上用场。」

  她深深吸气,终于稳下气息,眼前恢复一片清明……抬头望着母亲,深思母亲一席话说得并没有错。她光是焦急无济于事,为了六年后,她能顺利救下恩人,她首先得保住这条小命,得让自己成为有用之人。

  「娘,女儿明白了。女儿谨遵娘教诲。」她感激母亲用心良苦。凤母瞅着女儿,点了点头……

  其实她另存有私心,她希望藉由此事让女儿认真习医,将来对她的身体多少有些帮助。

  「……鸳儿,你不可忘记自己是凤氏一族之人,一切当以凤族为先。再者,你已有从小指婚的夫婿了,日后行止该更加谨慎,任何引人非议之举都该避免。」这番话说得还太早了些,但是……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娘……女儿不明白,娘还为女儿擅自使用穿越能力一事生气吗?否则为何突然如此出口诫女儿?」

  「我不生气,只是你须谨记今日为娘一番话,绝不可忘。」

  「……是。」

  ***

  此后六年,凤紫鸳跟随凤太叔,专心研习医理,同时调养身体。

  凤太叔虽不是凤谷里唯一的大夫,却是医术最为精湛,天下大夫里数一数二的名医。

  凤紫鸳若非有他帮忙调理身体,别说十一岁这一年的大劫了,一条小命恐怕早已不保。凤紫鸳自小冰雪聪明,有一般孩童少有的冷静沉着,加上她全心投入,学习医理进步神速,没多久就成为凤太叔的得力助手。

  凤太叔对这肯学又聪慧的学生毫不藏私,把毕生医术倾囊相授。

  短短几年,凤紫鸳尽得直一传了。

  岁月年年走,她对恩人的记挂从不曾淡忘,随着一年年愈来愈靠近她所熟知的罗非的年纪,心情也默默的在转变之中。

  这些年来,只要任何有关宫中消息,她都特别关注,尤其有关二皇子的。

  二皇子罗非,随着年纪增长,日益放大光芒,民间有关他的消息愈来愈多。

  宫廷禁门围起的是一个云端般遥不可及的世界,别说平民百姓,就是州官县令也难窥王公贵族生活全貌,一切宫中事,全流走在茶楼饭馆间。

  以讹传讹的结果,很多人事物都难免被夸大,还有更多无中生有的事。

  她明知很多消息不见得是真,但只要一有空,还是会使用瞬间移动离开凤谷,来到茶楼听听他的消息,无论虛实,只要能听到他生活点滴,她便满足了。

  她也谨记母亲教诲,出门都隐藏女儿身,做男装打扮。十五岁这一年,母亲为了救一名少年意外丧生,身为凤女能者继承人的凤梅破才九岁,因此凤谷谷主一职经族人提议由凤紫鸳暂代。

  身为长女,同时也有凤女能力,她却必须隐藏能力、未来无法分担妹妹肩负的责任,内心总是对妹妹、凤氏一族怀有一份愧疚。

  因此,她希望在代理谷主这几年能多为凤谷尽力,庆幸随着学医有所成,身子也养好许多,再加上母亲所救的少年从此成为她的助手,她管理凤谷更得心应手,

  每天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

  终于到了十七岁,春季过,夏日走,秋日晃眼——

  冬天到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