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糟!糟……等待六年,就为了这一天,她却迟到了——

  铿铿锵锵!

  凤谷外小村子,当日她和大哥居住的房舍,在村子的最南边,竹林间,四周无其它房舍。

  天上一轮明月,银辉下刀光剑影砍出了杀气腾腾。

  她急忙从腰间取出一包药粉。这粉末只要一沾皮肤即渗入体内,让人在瞬间昏睡过去!她站在高处顺着风向将粉末撇向天际,飘向一群黑衣杀手。

  「罗非,受死吧!」

  她听见这一声喊,整个头皮发麻,深怕来不及教人,心脏险些冻结!虽然已撇下足够迷倒半个村子人的药粉,她却等不及药效发挥作用,使用移动能力进入杀围市甲一

  「小心!」她眼见一把刀自罗非背后砍下,而他手上的剑正忙着挥掉三把大刀和迎面而来的暗器,即便听见声音,闪身已是不及——

  一切都发生在她瞬间现身的刹那,她来不及挡下那朝他落下的一刀,他转身只来得及瞥她一眼,接着一阵风来,瞬间没了肃杀声,黑衣倒成一片,罗非也倒了……

  ***

  竹林传来颼颼声,寒风阵阵袭来,只剩一人直立。

  等了六年,她终于见到他了……心脏不断鼓动,她的手止不住颤抖。

  她缓缓蹲下来,手指探向他鼻息!还有呼吸!

  「大哥!大哥……」她摸到一股湿热,黑血从他肩膀不断流出来——刀上抹了毒!

  她脸色一白,迅速取出针封住他血脉,避免毒液走入心脏,然后使尽全身力气勉强扶起他,带着他瞬间移动,离开此地!

  她不能把罗非带回凤谷医治,一来她无法向族人解释救他的经过,二来她不能让族人卷入宫中内斗之中。

  近几年天子龙体欠安传闻甚嚣尘上,将来局势还不知如何演变。出了宫外的罗非,如今就好像俎上肉,后头还不知有多少杀手要取他项上人头,她稍一处理不慎,随时都有可能惹来一场腥风血雨。

  眼下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藏到一个无人之地先疗治伤口!

  ***

  树谷!

  这里是她以前使用瞬移能力无意中发现的地方,谷口藏在一棵巨木后,巨木身上爬满藤蔓,两手拨开一串厚重的藤蔓,才能看见巨木中心的开口,那就是树谷入口。

  以前似乎有高人在此隐居,还栽种了奇珍异草,后来荒废了。

  经过她整理,谷内木屋已可居住,基本生活配备齐全。自从她学医,才发现此处所栽种多是珍贵药材,此后便经常过来整理、采药。

  木屋不大,只有一厅一房,房内一张床。

  她不敢耽误太多时间,喘着大气将他搬上床,脱掉自己身上厚袄,卷起袖口,就急忙为他处理伤口——

  尽管习医多年,身边总有助手帮忙,她还不曾替人宽衣,尤其是一个男人。但眼见他肩膀那一刀又深又长,毒血不止,她心惊肉跳,早已顾不得这许多了。

  如今她只庆幸当年她听母亲的话跟着凤太叔习医,今日才能将他从鬼门关口抢救回来。

  处理好伤口,为他裹上布条,瞅着他由黑返紫的嘴唇,她缓缓拭去他脸上汗水和污血。忍不住,就凝视着他出了神。

  直到眼前一片模糊,她才发现她已泪湿双眼。

  只为着要在同一个时空见面,这一刻她等了六年了!

  ***

  六年……六年不见了,六年来她时刻牵挂,不曾忘了他,不曾忘记这张脸,这副胸怀……一样的俊逸脸庞,深邃五官,宽阔厚实的胸膛,他无丝毫改变,而她已经长大了……

  大哥,当日大恩,今日终于能够还你了。

  她终于能够放下心中大石,不必再日日夜夜悬念,记挂他的生死。

  她把被子拉上为他盖好,趁他昏迷未醒之际,她回到凤谷内找孙少宇。

  他便是两年前母亲用命救下的少年,今年十五岁,和她差不多高。他是个气质不凡的孩子,外型俊美如白面书生,脾性好,外表看似斯文柔弱,实则不然,他个性沉稳,应对进退得宜,年纪轻轻已有成人少有的智慧,处理起大小事务来毫不含糊。他还有一项深藏不露的绝学,只有她和妹妹知道。

  这两年来,多亏有他在身边帮忙和掩护,她才有更多的时间溜出谷外不被发现。

  「紫鸳,你回来了。」深更半夜,正是好眠时候,他却衣着整齐,端坐案前看童曰。

  「少宇,你还没睡?」

  「我刚从沈婆婆那里回来不久。你不用担心,经你妙手,老人家已经脱离险境了。」他放下书本走过来。

  凤紫鸳闻言,脸上才宽慰许多。老人家突然发生意外就倒在门口,她为医治她,这才去迟了。

  侥幸两条命都抢救及时,未造成遗憾,是老天保佑了。

  孙少宇看着她,忽然不悦,    「你未换装就去了?」

  眼前佳人长发披肩,头上珠玉凤钗,一袭素雅的杏色长衣、罗裙,藏色暖袄,脂粉未施,肤白透雪,莲容秀丽,气质清雅。外人眼中、她或许只是姿色中上的清丽佳人.

  但他不同。经过两年相处,他看她的美,已经不止于外親了。她生性娴静,淡泊名利,身外之物一切淡然看待,她待人却宽厚又深情重义。

  在他心里,她是世间难得一人的绝色,是淤泥不染的脱尘仙子。

  他对她……确实有情,但她早已有婚配之人,这份感情,他只得深埋心中。

  「情况突然,我来不及换装。」她不甚在意地看自己一眼,顺手脱下暖袄。

  「你受伤了?」暖袄底下,那件杏色长衣染了深血,他顿时心头一紧,扳过她看个仔细。

  「不是我,是大哥……我是说二皇子。」她把孙少宇当家人,当年那一段,他全知情,也明白今天这日子对她而言有多重要。

  「原来如此。」他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放开了她,瞅着她,接着猜测说道:

  「你救了重伤的二皇子,为免被人发现,更避免连累族人,此刻……是把他藏在树谷了?」

  凤紫鸳微笑,    「知我者,少宇也。」

  孙少宇也陪着浅笑,是把他视若手足。

  「少宇,这几日我无法留在谷内,破儿还有凤谷都暂时要麻烦你了。要多留意自己身子。」

  「我知道,你安心去照顾你的恩人吧,谷内一切事有我在。」

  「谢谢你。」

  「你先去把这套衣服换了……换个身分去吧。

  凤紫鸳明白他的意思,笑着领首。  

  「紫鸳,你天生体弱,好不容易后天调养有成,可别功亏一篑。」本不想提,但就怕她不留神累坏了。

  接下来,她简单交代了,带了简单衣物和食物,换上一袭月白色衫衣,回房束起长发,便离开了凤谷。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