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刹那间,扯动了揪在他心底里最紧绷的那根弦!他迅速转头望去——

  一眼望去,心跳一下子热了起来,眼底蓦地生了光芒!那一袭素白衣衫,沉熟睡的脸容,肤色透白,唇线柔和,素颜清雅如莲,带着丝疲倦,卧在躺椅上,闭目沉睡的人就是他朝思暮想人儿—少凡!

  他张口,声音却含在嘴里。见她睡得香甜,不忍心唤醒她。他紧握着拳,内心有万分惊喜,情绪雀跃激动,他却锦靴无声靠近,紫袍悄然摆开,在躺椅旁蹲了下来。

  思念的手随即抚上她冰凉的脸儿,轻触温软的唇,为她拂开脸上发丝……凝视着她,眼底始终跳动着难掩的喜悦。

  四周安静无声,她身上的淡香随风而起,不断在他鼻息间侵扰。

  他眯了目艮,俯身把唇凑近,轻贴了她的唇……怕惊吓到她,他只轻轻一碰而已。

  这一轻触,他却蹙眉了。她的唇间有股淡淡的药味……

  又看着她好一会儿,他才起身把三面垂帘都放下,最后一面正要放下时,却瞥见姜轼走过来,正望着他眼露讶异。

  罗非放下垂帘,走出歇亭,隔了一段距离,才出声音:「什么事?」

  姜轼望一眼四面帘幕都放下的歇亭,满腹狐疑。晋王府派来的人不是在里面吗?

  主子亲自把帘幕垂下……何故?

  来人是何人物?

  「王爷,连将军来访。」

  「总管呢?」他忽然发觉,这阵子他的影护卫似乎沦为府内打杂的了。

  「韩总管临时有事出门去了,属下代为通报。」实话说出来恐怕就不好听了。这阵子王爷脸色冷得紧,尤其听到有人来访,却都不见那个『别人』时,虽说已是炎炎夏日,站在王爷身边可是天寒地冻,一个不小心回错话都会被冻伤。

  韩总管现在怕王爷是怕得紧。

  「你吩咐副总管,本王身体不适,今日访客一律不见。等连将军回去后,通报府门侍卫,今后可把大门关上了。」

  姜轼一愣,讶异抬头,凑巧望见歇亭里,一人翻帘出来,白衣翩翩,细看那张脸一竟和画中的斯文公子一个模样!

  罗非扯眉,顺着他怔愣的目光回过头去,眼光一闪,回头沉声:「没听到本王的话吗?」

  姜轼立刻低头,赶紧回道:「属下……属下这就去办。」

  罗非冷冷瞅着他疾步离开,似乎还嫌他走得太慢。

  孙少凡走出歇亭,一脸微笑,    「大哥,好久不见了。」

  罗非回过身来,板着冷峻脸庞,压着嗓音:「本王是你大哥吗?」

  孙少凡瞅着他,沉静脸儿依然浅笑着,马上拱手作揖,    「失礼了,草民给安亲王爷请安。」

  「这半年来,都做些什么?」

  「草民四处游山玩水,行医济世,日前有幸结识晋亲王,才想起王爷曾经把一只锦盒交给草民保管。草民今日特来奉还。」

  锦盒……啊,她放在凉亭里了。

  罗非眯眼瞅着她白如纸般的脸色,想起她嘴里的药昧,断然不相信她这半年来当真游山玩水去了。

  「这么说来,若非遇上晋亲王,你压根已经想不起本王……交托与你之物了?」

  听见他声音更冷,显然已冒了火气。

  「大哥,你当真生气了吗?」一双幽柔眼睛直直看着他,温婉笑容里隐有一丝无奈。

  「本王重诺,曾许一人,京城相见,荣富与共。这半年来,安亲王府开着大门,就只为等待一人……这人,却轻易忘了誓约!」罗非掷下不平之怒,转身便往沉楼走去。

  「大哥,等等……我拿锦盒。」她本欲追上前解释,又想起搁在凉亭的锦盒,连忙先回凉亭。

  罗非快走了几步,本以为她会急着追上,他终究还是放缓步伐,等了她,没想她还有心思记挂锦盒,顿时暗恼!

  ***

  凤谷里事务繁琐,破儿年纪太轻,本来还有少宇帮忙,谁知好景不常,孙家夫人重病,孙府派人来请回少爷。

  孙家富甲一方,孙少宇是长子,只因一次意外被凤母所救,感念凤母大恩,便从此留在凤谷帮忙。

  既然孙母重病,身为人子自该回去照顾,凤谷重担于是又回到凤紫鸳身上。她本欲随孙少宇回去为孙母诊病,但凤谷人人反对?只因往返路途遥远,来回就得花上个把月时间。她虽非凤女能者继承人,但在破儿成年之前,得暂代管理职务,分身不得。

  如此,她还是担心孙母病情,于是在孙少宇回去后,她以大夫身分,使了凤女能力登门为孙母看诊,顺便探望真正的孙少凡。其实,孙母患病全为思儿过度引起。

  在孙少宇回去后,又经过她几次诊治,不出三月便痊愈了。虽然孙少宇有心回凤谷帮忙,但凤紫鸳仍希望他先考虑孙母思儿心情,暂时还是留在家里。

  直到月前,在真正的孙少帆协助下,孙少宇取得孙母谅解,才回到凤谷。她的『孙少凡』之名,便是取自孙少帆去了心字旁而已。

  半年来,凤紫鸳早已是忙得分身乏术,天生体质不佳的身子疲累不堪,这几年来的细心调理也因此功亏一篑了。

  孙少宇回来帮忙后,她便倒下了,在床上躺了十多天,日前才好转。

  ***

  「只因一位故友家中高堂重病,少凡前往诊治,往返路途遥远,因此才迟了和大哥的京城之约。」三言两语带过迟来原由。她终于把锦盒交回到他手上,坐在明亮窗口有凉风吹拂的椅子里,暖柔眼神始终望着罗非。

  他无表情地与她隔了些距离相对而坐,手握着锦盒,眼眸低垂,若有所思地打开了锦盒,祥龙白玉安放其中,他只瞥一眼,便把锦盒搁下。

  抬起头,目光接触了她,这才发现了她的凝视,他挑眉,眼中写了疑问,却始终不语。

  「半年不见,大哥依然丰神俊朗,神采英拔,少凡放心了。」她倒是笑容满面,直言不讳。

  清雅直爽的声音,一点一滴,点点滴滴,响亮有声地敲进了他心窝里。罗非脸上渐渐显出柔和线条,缓缓宽了神色,终于有了笑容。

  「我以为你连我长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

  「少凡即便忘了世间人物,也不会忘了大哥。」

  罗非一怔,眯眼瞅着她真诚笑颜,心底柔柔地卷来一波一波的暖意。

  「当真?」

  她毫无矫饰地点头?只因心里对他永怀感激一她的再造父母,她岂能忘了,又岂会忘了。

  罗非起身,几步来到地面前。

  孙少凡也站了起来,仰望他而笑。

  「大哥?」

  他恼火她不肯老实交代这半年来的行踪,竟用几句短言就想敷衍过去。他更恼她端着一副病慨慨的脸色,在他面前还要逞强!

  但他的火,也迅速在她亲切坦直的言语下,婉柔笑容中消散了去。他决定不再和她计较他这半年来苦等的心情。

  罗非伸手抚摸她冰凉的脸颊,「分别半年,你却形容憔悴,面色如纸,仿佛大病一场过……」

  他故意凑近她轻嗅,才扯眉道:「你的气息里还有药味。」

  「大哥莫忘,少凡是大夫啊,身上多少带有药味。」她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手,低头浅笑道:「小弟赶路而来,风尘仆仆,难免疲态,大哥多虑了。」

  罗非瞅着她,并不想与她争辩,也不希望她才一来就吓着她。他放下了手,不再逼近她。

  「沉园旁,有座芙园,是我为你准备的楼院。

  我差人每日打扫,你来随时都可使用。少凡,我先带你过去看看,若不满意,府里还有其它院落,你可随意挑选。」

  他说完便转身要带她过去。

  「大哥!」孙少凡站在原地。「多谢大哥盛情,但少凡四处为家已经习惯,今日只是来归还锦盒。」

  罗非站定,没有回头。

  「你来,只是为还锦盒!没有其它话对我说吗?」比如……她的女儿之身。

  孙少凡困惑地望着他的背影,「少凡不解大哥的意思。」凉风拂过紫黑长袍,顺长身影却静立不动。

  「大哥?」感觉到那背影渐渐凝聚了怒气,她忍不住再次轻唤。

  罗非缓缓回过头来,俊逸面容带笑,「少凡,为兄特地为你准备的芙园,你看都不看一眼吗?」

  孙少凡望着一张笑脸,一番推辞语全塞在喉咙了。

  这一语塞,她在芙园便住了三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