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无论罗非如何不悦,即使孙少凡真希望就此留下,和他当一对好兄弟——无奈世上并无男子孙少凡,她是凤紫鸳,她当然不能一直留在安亲王府内。

  无论他为她所保留的芙园如何美轮美奂,凤紫鸳都无福消受。

  于是,她为『孙少凡』在城内置屋,地点选在离安亲王府两条街外的小巷子里,一座闹中取静的小宅院。

  如此,罗非便无由强留她住在安亲王府内。

  而她,也可继续以孙少凡的身分来见他这位大哥。

  如果硬要比上那安亲王府的宏伟,小宅院自是名副其实的小,每次罗非来此,总是皱着眉头,冷眼扫一遍这一眼望尽的屋院,尽量看看还能够帮她添些什么。

  而她,总是看着他满眼的笑。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罗非似乎忘了她本身就是大夫,或者是在他看来她总是一副风吹要倒的体弱模样。她初到王府找他时,当日他就找来御医要为她把脉,把她吓得脸色更白,说了半天才由她写下她平常补身的药方,经御医过目点头后,他才肯放御医回去。

  果真是高明大夫,由脉象便能辨别男女,拆穿她女扮男装,她不知这御医功力如何,但能进入宫里当御医,她还是能防则防。

  自从孙少宇回来,她大病一场后,凤谷里大小事务都暂时交由孙少宇接管了。

  他虽然是谷外人,这几年来在谷里帮忙,凤谷人人都喜欢他,当他是凤氏一族之人,自然无人反对。

  渐渐地,她闲暇时间多了。当凤谷里人人都以为她尚在养病之时,不知不觉她当孙少凡的时间就多过了当凤紫鸳。

  而孙少凡虽然不住在芙园里,在罗非的邀请下,也常出入王府。

  大门关起,他们两人常常坐在一起,天南地北的聊!原来罗非过去是个『不安于室』的皇子,就和她以前一样,为了看尽天下美景,四处游走。

  光这点,两人就可以聊上数月。

  还有他的藏书阁,听说他把里面的书都看过了一遍,她很讶异他不都四处游走的吗?怎么还有时间……

  所以他们曾经窝在他的藏书阁里,她一本书、一本书的翻,一连考了他好几本,至今还不曾考倒他,他还是个丹青能手,她曾经坐在书案旁,看他墨笔一挥,便是一枝白梅,或者随意轻点,绿荷立现。

  他才气纵横,却不恃才傲物,性情沉稳内敛。

  他待人以亲王姿态,却对她百般呵护,不显尊贵。

  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她就发现她对『大哥』的心情不再只是感恩,随着相处对他的了解,她渐渐对他多了欣赏和敬佩。

  但也随着两人相处时间日久,她很难不发现他对她,有着一份特别的柔情,他看她的眼神,有着她在小娃儿身上看不见的光芒。

  她很想把这份感觉定义为『兄弟之情』,但……

  ***

  天气变得有些凉冷,这几日她喉咙有些不适,罗非立刻就过来亲自帮她熬药,还盯着她喝。

  她端着一碗药,一双眉蹙得紧。

  「很苦吗?」每回瞧她颦眉瞪着药,初时他还觉好笑,甚至让他想起了被他灌药的小娃儿也是这副模样。

  但随着日子久了,见她虽然瞪着药,总是默默把药暍了,像她早已习惯了这不得不的动作,看久了,他心疼她,也怜惜她。

  她喝完了药,他马上递来一杯水让她喝了,还用手指抹去她嘴角的药汁。

  孙少凡凝视他。他的手总带着一股温热,暖热了她的心……

  「少凡,为何如此看我?」

  罗非绕着一张圆桌贴近着她而坐,两人膝盖碰着,他的手偶尔摸摸她的肩,偶尔轻抚她的脸,尽管动作看似不拘小节一样的随意自然,但他对别人,甚至是晋亲王都不曾如此……唯独她……

  「少凡是忽然想起,大哥贵为亲王,怎么身边一名侍妾都没有?」安亲王府她走过好几趟,府内许多事,她没刻意听,也偶尔进了她耳中。

  罗非忽眯起了眼,似在研究她的突来之语有何用意。

  「何出此言?」她脸上平静,无喜无怒,也无羞涩。他当真想不透,索性直问了:「大哥俊逸非凡,才气无双,身边无红粉佳人相伴,只有小弟相陷。少凡在想,该不是小弟耽误大哥太多时间了?」罗非凝视着她沉静容颜。

  数月以来,两人相处日长,她性情柔和,心性善良,聪慧可人,言之有物,恬淡无欲,即使面对他富贵一身,她看他一如平凡百姓,至今未有改变。

  经过这段时日,他确信世上再无一人,能如孙少凡,令他时刻牵挂,想紧抓不放!

  如今,得她之心更重——她总不能一直女扮男装,要他苦苦等待。既然她先开口了,他何妨趁此机会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大哥?」为何望着她无言?

  罗非忽然微笑,眼神柔柔专注于她,情深意重对她说了:「妻未娶,何以纳妾?」

  她先是一脸茫然,但是当大哥修长的手指轻柔滑过她脸庞,温热的指腹停在她嘴唇上,轻轻抚揉——

  凤紫鸳一瞬间肩膀僵硬了!

  再迟钝的人,经过这暗示,也该察觉了——大哥原来早已看穿她的女儿之身?甚至大哥……想娶她?

  这份震惊,让她的心莫名地狂跳起……

  ***

  隔日,她便逃了。

  深秋不知不觉飘然而去,时序一下子就进入寒冬。

  人仿佛失眠了,独立在庭院角落仰望天上明月。

  深冷夜里,却有孙少宇走出来,手上一件深色披风围上她肩膀,轻轻叹息,「夜深寒气重,该多注意些才是。」

  「少宇,谢谢你。」她回头感激一笑,系起了披风带子,「紫鸳,真难得你这回已经有十多天没『出门』了。」嘴上掩不住欢喜的笑,孙少宇强调了两个字,他喜欢她待在谷里,每天能看见她。

  凤紫鸳却一脸歉然。孙少宇一直以为她只是在谷里待不住,四处赏风看水去了,也许偶尔会去看看她口中的『大哥』,他不知她这段时间以来几乎都在京城和『大哥』相伴……无可否认,她喜欢和罗非在一起时的感觉。

  她欣赏他的风采,喜欢两人有聊不尽的话题,甚至他兴致一来,搂肩搭背和她把酒言欢.她都当他兄长看待,和他相处甚欢——

  她却不知,原来他早已识破她的女儿身,对她早有情意。

  而她……她至今还能蒙蔽自己的心,说她没被罗非的魅力给吸引,说她果真只把罗非当大哥看吗?

  每当他注目于她,她总掩不住脸热。

  当他碰触她,她便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逐渐加快。

  他偶尔在她耳边低语,她更抛弃了孙少凡身分,几次想起自己的女儿身。

  她一也是爱他的……

  「紫鸳?」孙少宇已经一连唤了好几声。

  凤紫鸳这才猛然回神,红着一张脸,望着一张少年俊美的脸庞怔了怔,才压下心跳,不安微笑道:「少宇,什么事?」孙少宇瞅着她,思忖了一会儿,才续说道:「近日谷里有些声音,因紫鸳你年后就十九了。人们于是在谈论与你有婚约之人为何迟未出现。听谷里长老的意思,似乎以为此事不该拖延。年后此人若未出现,将出谷请朝官发公告文,寻找持有玉佩之人下落。」

  凤紫鸳一怔,原本一颗还微微烫热的心一下子沉落冰冷谷底!她还能作什么梦?这里便是现实了……

  ***

  凤紫鸳早已许婚他人……

  罗非和女扮男装的孙少凡、永远不可能——两人、永远不可能结为连理!

  如今,她还妄想什么?

  她望着孙少宇,心中有了……大哥,只叹今生无缘。

  「少宇,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紫鸳你尽管说。」

  孙少凡与罗非两人的缘分,也该是做一个了结的时候。

  「姊姊……紫鸳姊,你在哪儿?紫鸳姊……」

  从房里传来一个细嫩的声音。

  凤紫鸳回头看了一眼,只得先对孙少宇说道:「明日再聊,你早点睡吧。」

  「好。」

  「紫鸳姊……」门口走出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破儿醒来了。」

  「破儿,怎么了,是不是又作恶梦了?我先去看看她。」

  小宅院的主人只留下一张纸条,离家至今已有十多日。近日圣上频频召见安亲王,使得安亲王每日早出晚归,分身乏术,轼留守小宅院,一日一主人回来,速报。

  过午,宅院大门推了开来,上头暖阳仿佛对着那白衣身影泼下金粉光芒逼得姜轼眯眼——

  「公子!」总算回来了!他忙赶上前去,一脸如释重负。

  「姜护卫?你怎会在此……大哥来了吗?」

  她见姜轼,心头总有一股暖意。

  不由得想起当年的『姜大哥』。

  「回公子,近日圣上有事召王爷进宫,王爷无法来此,特令属下在此等候公子归来。」

  「大哥要你在此等候?可有急事?」

  「这……属下不知。」姜轼拱手低头,不敢多话。

  姜轼没多言,孙少凡也心里有底。当日罗非一番试探,隔日她便消失,想当然……大哥自然心急了。她也心知。大哥一直以来都对贤亲王有顾忌,唯恐两人深交,害她成为贤亲王的目标,故在外人面前都和她保持距离。若非如此,恐怕大哥早已派出大队人马寻她下落了。

  「公子,属下奉命,见公于归来立刻回禀。」姜轼望她一眼,眼里有所顾忌,又不好言明。他怕前脚一走,公子又不见人影,回头他如何向王爷交代?

  孙少凡看出他的顾虑。立刻笑着点头,「还请姜护卫转告大哥,少凡在寒舍备水酒随时等候大哥得空过来小酌。」

  姜轼闻言,这才宽心了。如此,他可安心回去复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