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待姜轼离开,孙少凡把门关上。

  接近黄昏,罗非便出现了。和平时一样,他总是一身轻便,不引人注目,在门上轻敲两声,便推门而入。

  「大哥。」孙少凡听见敲门声,从房里出来,罗非已经进门。他瞅着她,见她神态自若,笑容可掬,仿若无事人般,他心中存疑,却不动声色。

  他弯唇微笑,深邃眼里勾出桃花笑,隐隐里眼神有算计。

  「少凡,你留下纸条,只说一时心血来潮,贪恋城外风光,如此便远游去。」

  他步伐移近,和她几乎没有距离,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轻拍,    「其实我俩可结伴同行,你该知会一声。」

  孙少凡低头望着他的手,一只手也搭上去,随即抬头笑望,    「抱歉,大哥,少凡以为大哥忙子公务,不便耽误。」

  罗非眯眼,内心微微颤动。这是她初次主动握他的手啊……他凝视她,眼底慑出光芒,原有不悦已到了喉咙,这会儿全软化消散。

  「这些日子,可有好好照顾自己?」一股柔柔甜意在心头滋生,他双手将她紧握,拉她坐下。

  她点点头,抽回手,起身为他倒茶。「少凡正是担心大哥记挂,特地赶回。过两日少凡还准备出走与青山绿水为伴。这回先通知大哥,若是能与大哥结伴同行,少凡自然开心。」一双纤手把一杯热茶奉到面前。

  他抬头凝望她,    「你还要出去?」

  「是啊。」她回答得自然,却见罗非笑容不见。「大哥……莫非大哥有事,不能同少凡相伴郊游?」

  「近日确实走不开。你等些时候,待我事情办完,便可专心陪你。」他拿起茶啜饮一口,稍稍分了心神。

  「正事重要。小弟向来一人游历山水,顶多十天半月便回来,大哥不必担心。」她坐在一旁,和他贴近没有避忌。

  罗非放下茶杯,眉头微微纠结。此时确有要事走不开,否则他岂能放过如此大好机会。正如他所料,罗登果然开始打凤女主意!可惜他晚一步了。

  他瞥她,忽然伸手勾起地下巴,细啾她。

  「大哥,怎么了?」在他深邃眼光凝视下,她心口跳了一下,极力漠视他手指在她脸上游移带来的影响。

  「少凡……」得玉佩娶凤谷谷主代理人凤紫鸳。本来只要找到玉佩,娶凤紫鸳人选已有定案。

  如今玉佩有了下落,人选方面却出了问题,原来选定的连掌呜忽然有未婚妻找上门,迫得他得另觅人选。前往迎娶之人若非皇家出身,也必得要是能为他所用,入列于公侯将相之人,才能配合他的计划……

  「大哥?」何事令他心思不定?

  罗非移回心神,凝视一张清丽莲容。釜底抽薪之法,便是他亲自娶了凤紫鸳,直接掌控凤谷……他罗非何曾想过有这么一天,他竟深深迷恋一女子,为此阻误计画!

  孙少凡,这张容颜非绝色,假扮男人,身段更瞧不出女子体态之美。论外貌,天下女子能胜她者甚多;若说内涵,他游历天下,也认识不少才貌兼备的女子;要说家世,她一门清风更不消提;若只是为救命之恩,他自认是冷情之人。

  何以,唯独她令他牵肠挂肚,心心念念……

  他甚至只为见她的笑容,不愿束缚她,勉强她。

  她只身一人在外,他总难安心,但若是派人保护她,只怕这份刻意一旦被贤亲王察觉,反而陷她子危机之中……

  「当真十天半月便归来?」他轻抚她的脸容,不舍得放手。    「……是的,大哥。」

  「天气冷,明日我带件暖裘过来给你。出门在外,自个儿多加小心。」握住她纤细的肩,他强忍欲望,才没将她搂入怀中。

  「嗯,多谢大哥。」她凝望他。以为能多得些时间相处,果然不该贪心。

  从两人相逢,她早知有这一刻,心理早有准备……天下无不散筵席,该放即放当走即走,本不该留恋。

  ***

  玉佩到手!

  「皇兄果然才智高奇,深谋远虑。如今有了这块玉佩,凤女能者便不至于落入贤亲王手中了?」

  皇帝罗宋亲自把锦盒交到罗非手上。    「不知皇兄可有选定迎娶之人?」

  半年之前,少凡拿着锦盒上门归还。当日惊见她的那份喜悦仿佛昨日。相识一年来,一半以上时日都是用来等她,此回她出门已逾半月……

  罗非打开锦盒,确认了盒内玉佩真实,便收进怀中。

  「本王细选中。」他拿起酒小饮一口,举目对上窗外明月。

  少凡最爱迷人月色,今夜银辉水泄,不知她是否也正对望明月?

  「遗憾掌呜已有未婚妻,他本是最佳人选。只是他为何过去未曾提及已有婚约之事?听五皇弟说,掌呜未婚妻孙氏身上有块宝玉,据说那块玉对天生体虚之人有疗治奇效,故称养命石。五皇弟有收集奇石喜好,对这块玉!」罗宋闲话说到一半抬头,才见罗非心神早已不在此。

  「皇兄?」

  罗非拾回目光,看他一眼,「夜已深,皇上该早歇息。本王也该告辞了。」

  他起身一揖,转身出了御书房。

  罗宋缓缓扯起眉头。为了防孙少凡成为贤亲王的目标,皇兄不让他见佳人一面。

  听七皇弟说,这孙少凡非绝色,却令人如沐春风……当这皇帝实在无趣,连想见个人都碍于身分不得见。

  真不知这贤亲王图这位子做什么?他若继位能思百姓之苦,朕这位子真可以拱手让贤,绝不恋栈。

  「王爷回府!」府门传来,大门一开,总管已经带着一群下人两旁恭候。罗非直接回沉园,遣退所有下人。

  沉楼门紧闭,他走入内房,听有动静,便唤道:    「姜轼。」

  「属下在。」姜轼刚从密道出来,立刻从屏风后面闪出。

  「少凡回来了吗?」

  「回禀王爷,公子刚到。」

  「我去看看她,你留在府里。」她可回来了!

  「王爷!……夜深,公子已准备就寝。此时……不宜。」

  罗非正要由屏风后面的密道出府,闻言回头挑了眉,    「如何不宜?」

  他见姜轼欲言又止,面有难色,故意说道:「本王和少凡是结义兄弟,感情甚笃亲如家人,难道见面还须分日夜吗?」

  语气冷嘲,心里下了决定——他不愿再等了!今夜要少凡认了女儿身!

  「姜轼,难道少凡有吩咐你交代本王,不希望我在夜里去打扰她吗?」

  「王爷,公子不曾说过。」

  罗非看他一眼,这会儿便让他明白他的决定——

  「姜轼,明日一早本王会和少凡一起用膳,今夜不会回来,你可提早休息了。」他望着姜轼僵硬的脸庞,满面笑容离开沉楼,由密道出府。

  为了避开贤亲王耳目,他经常利用这条密道掩饰行踪。

  孙少凡啊,如此让他魂牵梦系的女子!今夜他定要——

  罗非走入小宅院内,见房内还有灯光,心内一喜,趋近步伐正要出声,却听见房里传出水声。

  少凡……莫非沐浴?

  眼里掠过惊愕光芒,一瞬怔住,不久一抹桃花艳笑自罗非唇边逸化开来。少凡,这可是你自找的,本王失礼了!

  「少凡!听说你回来,为兄特来探望……」

  两手毫不迟疑开了房门,不疑里头定是朵白璧无瑕的出水芙蓉--

  孙少凡一身水气正从浴桶里站起,听见声音回头,便望着他一笑,「大哥,你来了。可否厅前等候,待小弟着衣,一会儿……咦,大哥,你脸色发白,是否生病了?」

  该是出水芙蓉,脱尘仙子!罗非以极度不敢置信的目光瞪着眼前裸身的孙少凡,一颗满怀喜悦的心,满身欲望的热血,都在一瞬间退尽!

  他仿佛一下子被人从云端扯落,更似被人狠狠甩来一巴掌,打醒了一桩美盆罕……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明明是!

  他……他孙少凡竟是真男子!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大哥……」

  孙少凡一面优闲地抽来衣服披上,嘴上不停讶异喊着那转身匆匆离去的身影,直到不见人影。

  门外梁柱后,一条纤影儿立在那儿,内心空空,怅然若失……如此,一切都结束了。

  「紫鸳,这样可以了吗?」

  一张『孙少凡』的脸庞和她对上。

  她望着他,缓缓点头,「谢谢你,少宇。」

  孙少宇小她两岁,天生身骨纤细,目前只比她高出些许,再加上他炉火纯青的易容术,总算轻易骗过罗非……

  也是罗非先入为主的观念太深,原已笃定的认知被一时颠覆过来导致太过惊骇……或者大受打击,失了冷静判断能力吧。

  ***

  数日后,大罗宫内。

  「皇兄……是朕听错了吗?」

  「皇上没有错听,本王决定亲自娶凤紫鸳。」

  「皇兄!皇兄莫忘凤氏族规,你与那孙少凡可是因此——」

  「本王心意已决,此事不需再议。」

  「……皇兄亲自上阵,可保万无一失,可是要皇兄做如此大牺牲,朕以为不值。」

  罗非垂目,眼里无光,面无表情。

  ……谁想得到,他竟把凤当凰,误判了孙少凡性别!

  谁想得到,他难得钟情一人,这人竟是个真男子!

  如今,他也不知该怨叹苍天弄人,还是怪自己瞎了心眼中—令他魂萦梦系之人,脱去一身衣衫,竟非女儿身!

  他……并无断袖之癖,失了孙少凡,感情已无所寄托,娶谁又有何异?

  「此后凤谷之事交由本王处理,皇上不必担心。」

  「皇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