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猛然一惊!

  几乎快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她坐起身,转头望一眼身边沉睡的罗非,终于松了口气,目光才转向窗口!

  嗯?这里……对了,昨夜他们下船,住进德亲王在附近的别馆。

  她又低头望着睡在身边的人。

  昨夜德亲王特别安排了两个房间给她和大哥,那大哥是什么时候跑进她房里来的?

  呜呜……

  她一怔,望向四周--谁在哭?

  窗外还是一片灰暗,天未亮……她还在梦里吗?

  忽然一只手握住了她,她吓得全身一震!

  「少凡,又作恶梦?」是罗非握住她的手。

  她莫名地心脏跳得飞快,直到罗非也爬起来,在昏暗未明的天色中触摸了她的脸,他温柔的手带来安定,她才缓缓松了口气。    「大哥,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你怎么又冰又冷?一脸的汗。」

  「大哥……」

  「怎么了?」为何欲言又止?

  「没什么,我想到庭院走一下。」一直以来恶梦连连,已经令大哥担心,她怕若问大哥听见哭声否、万一那只是她幻听,大哥会更担心。

  「我陪你。」

  「不用了,天未亮,你再睡一会儿。」

  「……别馆大,庭院绕一绕就好,别走远。」

  罗非若有所思地瞅着她下床的背影。

  「好。」她走出房门,回头轻轻关上。

  呜呜……

  走出庭院,随着凉风吹来,她以为能清醒,没想到阵阵冷风送来的是一声比一声更令人刺骨的哭声——

  呜呜……

  是谁在哭?

  呜呜……姊……

  「破儿?!」凤紫鸳顿时如头顶浇下一盆冷水,浑身一颤,一颗心揪紧!她紧握双手,站在一片辽阔的林园里,灰暗天色中,绕着天地旋转。

  呜呜……

  「不……为什么我会听到哭声……是破儿的声音?」她走出庭院,循着哭声而去,穿过一座一座别苑,园中园,愈走愈偏僻。

  哭声……不见了。

  她止住脚步,发现自己似乎走到别馆的后山来了。

  天空开始淡去厚重的夜色,重新披上一层薄弱微光。

  她正要转身循原路回去,却依稀瞥见远处林间有人影走动,再靠近一看,是几名黑衣人!

  「何人!」

  铿锵!她来不及出声,几把刀剑已经架在脖子上!

  「小心……放开他。」四名黑衣人里有一人似乎是领头的。不知为什么忽然收起长剑,对着她冷冷说道:「阁下若要活命就快走吧,别在此逗留!」

  凤紫鸳心头藏着惊讶,这些黑衣人身手之利落,一刀足以令她毙命!这群人若是德亲王的人,为何要做黑衣打扮?若不是别馆之人,又为何藏身在此?

  看似非善类,却为何轻易放过她?

  她在黑衣人的逼视之下,沉默转身离开……

  方才注意到黑衣人走动之处似乎是一个入口。这森林里面藏着什么?

  直到离开黑衣人视线,她仔细看四下无人,才提了口气,使用瞬移能力。

  转瞬之间,她就来到黑衣人守护的入口里面。

  她怕有人,躲在树后小心观察了一会儿,看样子那应该是唯一的入口,经过严密把守后,里面反而宽松许多。

  她放心地走了出来,绿林之间有条小径,她沿着小径一直走进去--

  猛然,她止住脚步!

  这林间居然还有座别苑……幸好守在门口的两人正在聊天。她隐入林里,再用瞬移能力进入别苑,决定一探究竟。

  这座别苑藏着什么?

  藏着什么呢……

  天际又划开了一层灰衣,天色更清朗了些,她经过一扇未紧闭的窗口,隐约听见声音,她止步,伸手悄悄推开,往里一看,却再也移不开眼……

  一个女孩被蒙住了眼、捆住手脚,全身上下被鞭打得无一处是完整——

  破儿!

  她紧抓窗的手指泛白,张口欲喊,整个喉咙似火灼烧无法成声,全身却冰冷颤抖着难以相信眼前所见之人竟是她的妹妹……

  「谁在那里!」

  远处传来一声喊,她整个背僵硬,迅速闪入

  「……紫鸳姊?」她闻到一抹淡香,开口声音嘶哑。

  「破儿……」凤紫鸳泪流满面,拉起她,紧紧抱入怀里……消失不见!

  「来人,快——」

  ***

  天露晓光,海浪拍打,风力强劲——此处是断崖绝璧至高点。凤紫鸳可能过于激动,又得同时移动两人,能力不堪负荷,一下子无法移动太远。

  她扶着妹妹先坐下,急忙解开她手脚束缚和蒙眼布巾……0望着妹妹困难地张开眼,她未语泪先流!

  「……紫鸳姊,你别哭。」手颤抖着抹去她一脸的泪。

  「破儿……谁下的毒手?」会是贤亲王?

  凤梅破一怔,眼里露着讶异凝视她许久,仿佛以为她该是已经知道才能找到这里来救了她,但看起来姊姊是不知道……

  「他……行保护之名让他的人遍布凤谷,以教导之名将我和族人逐渐隔开,他的人得到族人信任,在凤谷里把凤氏一族摸了透彻后,已知凤女能者能力来自遗传,历代只有凤女能者能生下下一代的能者,而此代能者的我目前仅能使用一种能力,之后便把我骗出凤谷抓来此,他……以姊姊要挟,要我为他所用。他谋-是安亲王,罗非。」沙哑的声音,强撑着疼痛把事实说出。

  凤紫鸳望着妹妹,脸色惨白,整个人在她的叙述过程中像是死去了一遍又一遍。

  罗非?……大哥?……是大哥?把破儿折磨得不成人形,竟是……大哥?

  困惑难以置信犹狐疑的眼神,却在方才黑衣人见到她的反应里找到答案——因为他们是罗非的人,而她是大哥的好兄弟,他们识得她……

  凤紫鸳忽然紧紧捂住了口!

  「紫鸳姊?」

  凤紫鸳猛然回神,凝视着妹妹紧张神色,见她自己都气若游丝还得担心她……

  凤紫鸳忍了好一会儿,强吞下嘴里的血腥味.才缓缓放下手,让妹妹放心。

  「紫鸳姊……我知道你很难过,你说过你爱他……」

  凤紫鸳捂住她的口,要她多留点力气。而她也无暇多想了,既知整个德亲王府别馆内都是敌人,此处还在别馆范围内,她必须趁着还有力气时,尽快想办法安置咽夏淡重妹妹!

  但是,凤谷已沦陷,若到孙家打扰只恐为他们惹来麻烦,况且她此时状况奇差,恐无法保全两人……她望着破儿浑身是伤,若不尽快救治恐怕小命难保——

  紫鸳,很遥远以后的未来,会是一个安定和平的繁荣世界。

  那个地方啊……

  她紧紧握住妹妹的手,立下决心!

  「破儿,你无法在这里生存,这年代、这个世界人人觊覦你的能力,纵然我有心保护你,也已经无能为力。」

  「紫鸳姊,难道你想……」

  「……娘曾说的未来世界,你还记得吗?破儿……原谅姊姊保护不了你,害惨了你,我决定把你送到那儿去。」趁她还有力气,但愿她还有余力……

  「送我去?那你呢!你不跟我一起走?难道你还爱他——」

  「……别了,破儿。」

  「不……」

  还爱他吗?……她还爱他吗?

  「在那里!」

  「我走了你怎么办?……他会伤害你啊!要走一起走」

  ……我不懂……为什么你要为他留下……

  你还小……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苦,都是我的错一走吧!

  「啊!她坠海了!」

  破儿,我不是不走,我是能力有限……还有凤谷,我必须把凤谷拿回来。

  「快!快到下面去找!」

  其实她也多想——

  ***

  「少凡!」

  罗非看见一抹站在悬崖边白衣飘飘的身影,听见他喊,缓缓转过身来……却忽然一口鲜血喷出!

  「少凡——」

  凤紫鸳望着自己两只捧满鲜血的掌心,缓缓抬头……她瞪着他朝她急奔而来,瞪着他对她紧张不已;她瞪着他对她情深意重,对她温柔呵护……眼里蒙陇一片模糊,早已看不清跑过来紧紧把她搂入怀里的人的面孔……

  「她那么小,你怎忍心伤害她?」一字字伴着鲜血而出,泪眼不止,心死去。

  罗非全身一僵,一张俊脸抹上了一层寒霜,「……你知道了多少?」

  他却没等她回答,一把将她抱起,立刻叫人去找大夫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