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秋风卷起无限愁,春来一切化尽。

  春去冬来,匆匆两年,随着岁月走,凤谷的风光与没落逐渐被世人淡忘。

  没人记得,也没人想知道,如今的凤谷怎么了……

  「皇兄,容太妃有个外甥女,听说生得花容月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身子虛了点。……不过皇兄善于照顾人,朕以为这不是问题。不知皇兄意下如何?」

  今晚月色明亮,御花园里架起了楼台,请来民间有名的戏班正在台上唱戏,台下坐满了亲王、公主,正中间坐着皇帝,一旁是安亲王,此时皇帝凑到了安亲王耳边说诂,却不知后头的晋亲王也拉长了耳朵凑过来偷听。

  「唉,肯定不行的!」不等一张脸冷冰冰的安亲王回话,晋亲王先说了:「皇上,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吗?花容月貌吸引不了皇兄,这长相只要清秀即可,重点在于脸上随时要有一抹浅笑,身上要自然散发一种诱人的淡香,最好是天生风雅,喜爱山水,就像……」滔滔不绝的描述,一个人名溜到了嘴边,却被一双冷森森的目光瞪了回去,晋亲王赶紧缩回脖子,往后端坐好。

  惠亲王凑到了他身边,一把扇子掩去了嘴边笑意,声音不小地朝七皇弟道:「找画师描绘画像,直接以画中人为本,向天下女子征婚,岂不省事些。」

  皇帝闻言,眼睛一亮,想这两年来不知提了多少名门闺女都被皇兄拒绝,皇兄不知他这身后可背负着来自后宫太后及太妃们的压力,御书房案上一堆名媛画像堆得比公文还高,全等着皇兄偶尔到御书房来陪他下棋时有机会过目,哪知皇兄下棋从来目不斜视,顶多仰头望向窗外月色,即便他刻意让人每次换不同画像挂在窗户旁了,他仍不曾瞧上一眼。

  「六皇弟之言,皇兄以为如何?」皇帝最大,直问了事。

  「敢情,今晚戏台下才是主戏,本王饰演丑角吗?」安亲王冷着眼,嘴角却带笑,一抹极为勾人的笑意,像冥界的黑白将军手上的勾魂索,一不小心被勾着了便要了人命。

  台上一名画了花脸的丑角不小心瞥着,僵直立在那儿。

  身边最大的皇帝,若无其事端坐回去,两眼正视台上唱戏的,顿时看得无比认真。

  台下一群亲王,除了贤亲王坐无坐相,哈哈大笑以外,全都鸦雀无声。

  ***

  安亲王府

  藏书楼密室内,墙上悬挂满画,画已蒙尘,其中有一幅仕女画被撕去一截已不完整,不过那唇弯带笑的清雅脸容还在……

  「属下叩见王爷。」

  罗非望着那幅画,心底沉着深深遗憾,回头瞥一眼姜轼,「好久不见了,本王在想,你也该回来了。」

  打他进凤谷迎娶凤紫鸳,让他的人马顺利进驻凤谷后,他就命姜轼藏身于凤谷之内,从此不再联络,一直到现在。

  「说吧,好事或坏事?」都两年多了,凤梅破要还活着,也该回到凤谷了。

  两年了……小宅院里一片幽暗。

  「禀王爷,情势不妙,事态紧急,属下特地回来请示。」

  罗非眯起了眼,「凤女果然没死?」

  「凤梅破该已身亡,不过凤谷有了新的凤女能者。原来这一代凤女能者意外出了两人,凤紫鸳遗传瞬移能力,只是天生体弱,才隐其能力不扬出去。去年她回来重新整顿凤谷,特别重新清查谷内人口,整理成名册,幸亏属下早在谷内有一人死亡之时,提前乔装取代之,才顺利躲藏至今。」

  「她整理名册,是为提防外人,这么说来她该是已经知道凤梅破的死因了?」罗非冷眼下宽了深冷笑容!科不到原来他竟被凤紫鸳给摆了一道!当日休妻,竟是她刻意安排的戏码!她可真是忍辱负重!

  「属下是如此猜侧,但是谷内风平浪静,无人怀疑此事。凤紫鸳也只是重新封起凤谷,封锁谷内消息,令凤氏一族谨言慎行,不可泄漏她回谷之事,并希望凤谷族民专心家庭,勤于耕作,安心过活。正因如此,属下才未回报,继续待在谷内,等待风吹草动。」

  「继续说。」

  「凤女能者来自遗传,凤紫鸳天生体虛,凤氏长老担尽快择夫婿招赘,以保下凤女能者命脉。

  凤紫鸳已答应,当日随她回到谷内,过去一直是谷内总管,据说他本对凤紫鸳有情,且凤母曾救他一命喜事之际,防守宽松,特回来请示王爷。」

  「你想问我,凤女能者,该不该留心凤女绝后,希望风紫鸳近日将招婿孙少宇。此人比凤紫鸳小了两岁,因此甘为赘婿。」

  「是。」

  「这回你得亲自去办,别再误事--记住送她好走。知未来天下可能有更多无辜之人将深受其害。」

  「遵命!」

  少凡,你走得可真潇洒啊!

  ***

  凤谷

  入夜微凉,她望着枫叶落,才知秋风过……

  秋天了啊。

  可惜今夜云遮月,天上星光黯淡。不知破儿所在的地方,如今是哪一个季节,今夜可有星光

  「还不睡,你在想什么?」

  凤紫鸳仰头,回给孙少宇一抹浅笑。想当年的孙少宇还能易容假扮她骗过罗非……今日这高大挺拔的青年,明日将是她的夫婿了。

  「我在想破儿。」

  「只有想破儿吗?」白哲俊美脸庞专注于她,仿佛想从她淡然神情间窥看她的心事。

  「少宇……」她缓缓叹息,却不想辩解。

  他马上将她搂入怀里,「紫鸳,抱歉,但是你曾经……紫鸳,你真的愿意嫁与我为妻吗?我至今仍不敢相信我能拥有你。」

  「凤女能者只能招赘,是你委屈了。」

  「一点也不。此生能得你,是我一辈子的福气。」他深情款款凝视,缓缓低头凑近她的唇……

  她幽黑双眸直望他,未闪也未避。

  他一怔,双耳微热,缓缓放开了她。

  「明日得早起,早点睡吧。」

  凤紫鸳笑着颌首,转身走进房内。

  孙少宇凝望她的身影,内心却怅然若失……

  两年前她离开安亲王府时,他立刻把她接回孙家。

  两年来她脸上虽然不减笑容,但孱弱身子却如风中烛影至今仍毫无起色……

  是她送走破儿使用穿越能力所伤,还是……

  罗非伤她太深,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有答案了。

  他转身离开庭院。

  凤紫鸳回到房里……入目所见喜气洋洋,她房内处处喜红颜色,就像那年她为罗非穿戴凤冠霞被——

  「呜……」她猛捂住口,强压下嘴里一股血腥味。身子微微飘晃,扶着床柱,在床沿缓缓坐下。

  床梁上一双黑目闪出杀机,一柄匕首握在手上,等待那抹身影转过来,躺到床上,一刀封喉——

  凤紫鸳脱去莲鞋,留着一盏烛光,转身上床。

  胸口一阵郁结,她捂着口稍喘了口气,才缓缓躺下闭起眼……

  忽然,她睁眼,瞪着一道光芒落下,一把刀直插她喉咙——

  一抹黑影落到她身边压住一床被,匕首插在床板上,割破了她玉颈上的肌肤,留下一道血痕,却总算闪过那致命一刀……

  紧握着匕首的手不稳地抖动,姜轼比她还惊讶地瞪着她,胸口厉害地起伏着,嘴巴蠕动许久,才轻轻吐出两字……

  「公子?」

  凤紫鸳望着他,心又寒又冷。

  「是他……要你来杀我的?」

  「你是凤紫鸳!」

  凤紫鸳扬起了一抹苦笑,一口血自嘴里吐出,她闭上了眼……

  「也好,你动手吧。」

  姜轼瞪着她,自床板上抽出了利刃,抖着手

  「这回你得亲自去办,再误事--记住送她好走」

  「公子……原谅我!」

  凤紫鸳脸上平静,带着笑意坠入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