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京城安亲王府

  罗非紧紧握住冰冷的手掌,感觉全身血液迅速被抽光,他瞬间承受不住,眼前一片昏暗,整个人险些栽倒,及时撑住书案--罗非,倘若有朝一日我与那凤女同样,有恐危害你大罗天下,你是否也要赶尽杀绝?

  「你说少凡……是女子,她是凤紫鸳?」

  「是。」姜轼上前,两手奉上一柄匕首搁到书案上。

  罗非双目顿时充血,眼里见着刀锋上早已干涸的血迹,像这把刀是直接插在他心脏上,他张口许久才出声,「你真杀了她?」

  「……」姜轼低头不语。

  「你真杀了她?」冰冷至极的声音打齿缝喷出,胸口起伏着莫大的恐惧和仿佛把自己逼入疯狂的绝境,瞳孔放大呈现血红瞪着姜轼。

  咚地一声跪下,姜轼白着一张脸,冒了一身冷汗,慌忙澄清道:    「属下不敢!王爷要凤紫鸳一刀毙命,一路好走,属下险些误杀公子……公子女子的妆容,模样肖似王爷亲绘的画中女子,属下一眼认出,及时收手了。」

  以为自己就要陷入疯狂,听到少凡还活着,快崩裂的心脏缓缓恢复正常跳动——

  他怒瞪姜轼,嘴角勾起了一抹怒极的笑。

  「你敢试我?」

  「王爷息怒!属下违抗王爷命令,诚惶诚恐,若非揣摩上意,不敢实禀。」

  姜轼单膝跪地,高高拱着双手,头不敢抬,一副敬畏模样。

  罗非眯眼。他与姜轼从小玩到大,这小子外表忠厚木讷,骨子里整人的坏水却没比他少,这小子分明是抓住他罩门玩了他1

  他方才是一时昏头没了理智,才失了判断,被他恶整了!

  「姜轼,你将来若是遇上心仪女子!本王会好好回敬你的!」罗非凑近他字字说得清楚,才一把拉起了他。

  姜轼老实的脸庞毫无变化?只是续禀道:「属下刺杀公子当晚,是公子……小姐与孙少宇拜堂前夕。」

  罗非瞪着他。他这是拐着弯在告诉他,他放过凤紫鸳未杀,从凤谷赶回京城又花了些时日。

  这么算来,他的少凡虽然还活着,如今也已嫁作人妇……

  罗非眯起了眼,深眸顿时充满了复杂难辨的情绪。

  「姜轼,你把她带回来了吧?她人在哪?」

  他不信人没带回来,他敢回来。

  「禀王爷,马车内,大概快醒了。」

  罗非狠狠瞪了他一眼,一且刻跑出藏书楼。

  姜轼这时候才笑了。

  ***

  黄昏夕阳洒落在一双人影上,一个身穿紫黑衣袍的男子从马车内抱出一个用披风紧裹的昏迷女子。

  火红光芒拉了一条长影,罗非双手紧环着怀里女子,毫不迟疑地走回沉园后,便把沉楼大门关起,所有下人全都不许打扰!他把她抱到床上,才轻轻放下,她便醒了,一双眼睛张开来,见着他——他眼里跳动着光芒,直望入她漆黑无波的双眸……她看着他,不笑不语,仿如陌路人。

  罗非眯起了眼,深邃眼神写着复杂情绪,暗去光彩,焦距却离不开她……

  一张素白容颜,长发披肩,略显清瘦了,更见内敛成熟的迷人神韵,冰清玉洁,如水中清莲淤泥不染,如绝尘仙子高不可攀——

  他忽然抓住她手臂,像是怕她转眼间消失不见,紧紧抓疼了她!

  「不许走!」

  「你多想了……恐怕我想走,也走不远吧。」她苦笑,目光从一张冷俊如昔的脸庞上移开。

  「你病了吗?还是姜轼伤到你哪里了?」罗非马上发现她的身子相当虚弱,紧抓的两手松开了,不迟疑地动手脱下包裹她身子的披风,察看她伤了哪里,马上看见她细白颈项上一道刀痕…

  她无甚力气,只是轻轻推开他的手。

  罗非却紧紧握住她冰冷的手不放!若是派去之人不是姜轼,不识得她,甚至姜轼若是收手不及,今日她已成孤魂——想到自己险些错杀了她.他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少凡……」他在床沿落坐,伸手抚摸她白哲的脸容,即使她别开了脸,他仍把她搂入怀里,紧紧拥抱——

  怀抱却空了!

  他猛转身,看见她安坐在椅子上,才松了口气,双眉紧蹙起,「这就是你的能力?」

  这是她的能力……过去可以来去自如,现在,连出这个门都感吃力。

  「你派姜护卫取我性命。两年来原来你始终难以安心,怀疑我妹妹还活着,虎视耽耽紧盯凤谷不放……我心中无仇无恨,无意与你为敌,只盼避开你,求一丝生机,如此……还是不行。」

  她栈笑,苦叹,始终不曾望他一眼。

  罗非坐在床沿,瞅着她一身的距离,心中异常复杂。她以为刻意淡化和遗忘,就能把两人之间牵扯不清的感情和过去一笔勾消吗?

  他却要弄个清楚明白?  

  「你是凤紫鸳,当日和我成亲之人是谁?你是凤紫鸳,你是女子,为什么要瞒我?那名化作你骗过我的男子又是谁?」

  「过往云烟,再提何用?」高大身影走动,朝她靠近,她缓缓垂下双目。

  「你是孙少凡之时,我可曾对不起你?我要求一个解释,难道过分了?」他负手直立在她面前,对她形成莫大压力。

  她眉心微扯,淡淡说道:    「我有婚约,和你不可能,那时我发现你的心意,为了让你彻底死心,我才拜托精于易容之术的少宇假扮我。」

  「孙少宇?原来-宁为你入赘,牺牲如此之大……他待你可真痴、心。」和她返回凤谷。如此说来,这两年她一直和那少年在一起?他背后双手紧握成拳。

  无视他冷齿之语,她继续说道:「我曾为你穿戴凤冠霞被,厅前和你拜堂成亲,但是洞房花烛夜,你放红烛垂泪,新娘空守。我脱去喜服,前去寻你,你已半醉,隔日我醒来你又离开了,无从解释……阴错阳差,你在新房把『喜儿』当作我,她个性爱闹,央我给她三月时日过足王妃瘾,我瞧你独钟情孙少凡……心想无碍,便答应了她。

  江南之行,我本有意对你说明……这就是一切了。」

  「你知道我爱少凡有多深吗?」他一声冷嗤,满眼里全是她冷淡模样。

  听他语气里有怨言,对她嘲讽,她只是无语,仍然一脸淡漠。

  他见她伸手捂住了口,似有不适。

  那只举起的手,宽袖滑落,露出凹凸不平的疤痕他已看习惯,不以为意只是想起她的能力,忽然一个清稚声音触动过去的岁月,打开了几乎被他遗忘的回忆——

  ***

  罗非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到床上,立刻开门喊人火速去宫里找太医来!

  一下子房里好像多了许多人影来去,但一抹紫黑衣袍的身影始终停在房里,留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曾放过……

  他忘了,她是他誓杀的凤女能者了吗?

  我以为你连我长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

  少凡即便忘了世间人物,也不会忘了大哥。

  本王重诺,曾许一人,京城相见,荣合田与共;这半年来,安亲王府开着大门,就只为等持一人……

  少凡,王府大门随时为你而开,此后你若经过,想起为兄,就进来陪我暍一杯吧。

  止不住的眼泪,自她眼角滑落,都被一双温热的手抹去。

  她冰冷的唇,仿佛尝到柔软的温热,不久,总会有个湿滑的东西把她嘴内的苦味全舔去一股苦涩的热液滑进她喉咙,直到她松下眉间的深纹为止……

  昏昏沉沉,她感觉有一副宽厚的胸膛让她依靠,一双手不停抚摸着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身子……经常尝到一股湿热……耳畔始终有她一个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唤她……

  「少凡……少凡……」

  是大哥……吗……

  ***

  凤氏一族里,凤女能者是凤氏一族的精神指标,族民心神安定依归的对象,凤梅破意外丧生。

  当时,给凤氏打击非常大,凤谷族民以为末日将至,有人因此消沉,有人因此自杀,直到凤紫鸳回到凤谷,公开自己能力,接任凤女能者,凤谷族民才欢天喜地,生活恢复正常。

  如今,大喜之日凤女能者竟失踪!

  平静多时的凤谷又起骚动,这回惊动朝廷,惊扰圣驾--

  孙少宇以凤女能者未婚夫身分与凤谷三大长老,带着开国皇祖亲笔颁下的恩诏顺利无阻的进宮,当着天子面前指控安亲王罗非绑走他的未婚妻子,大东天子该如何给凤谷族民一个交代!

  凤氏为开国功臣,皇祖颁诏礼遇,天下皆知,身为皇家一员的安亲王竟胆大妄为,掳走凤女能者,此事严重非同小可!天下百姓全等着看皇家如何处理这件事。

  于是,皇帝紧急宣安亲王进宫,当着朝臣与凤氏代表面前,要安亲王说明,他当真把凤紫鸳抓走了?

  罗非目光无视一殿朝臣,只瞥一眼凤氏长老身边一位俊美青年,这青年一双美目生火,一把妒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