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爷!」一群丫环出声,拉回她的思绪。

  门打开,一个高大俊雅身影,穿着紫黑罩袍,腰系黑丝缎镶白边的白玉锦带,朝她缓步过来。

  丫环们欠身,退到他身后站成一排。

  她低垂眼眸,视线里进入一双金线绣凤腾黑缎锦靴,逼近在她面前,一缕黑色发丝飘晃到她眼前。

  罗非弯身贴近她,嗅闻她身上一抹淡香……

  她终于抬眼,冷冷瞪着他。

  她眼底生着光芒,那是一道针对他的怒意……罗非嘴角噙着看不见的满意,负在身后的两手更在这时伸向她,一双温热大掌捧住她冰凉的脸蛋,逼她不得移开目光,得直视他,他才开了口:「从今天开始,王府里的厨房不再生火。」

  凤紫鸳一怔,移不开的眼看见他眼底残酷无情、戏谵她的愉快,以为不再为他而疼痛的心却又狠狠被刺了一下,听到他俯下身来在她耳边低笑道!

  「既然你要绝食,厨房就没有必要使用了。本王已吩咐总管,到哪天你想用膳,想喝水了,厨子们再进厨房工作。这段时间,府内上下老至少,水不许饮,一粒米不许进,就是吃不了米食的小婴儿也不许喂奶。就让大伙都陪你,好吗?」

  他低沉冷柔嗓音火热地入了她的耳,却听得她浑身遍寒,脸色发白!

  她转眼看向一排女孩们,看她们低垂着眼,头不敢抬,不敢吭声,从一早至今不曾对她说过一声……

  她由以前就在王府里进出,府内上下有多少家庭是她熟悉的,前两天还听小虹说陈侍卫自小无父无母,是被王爷带回来,去年才跟府里丫环秀儿成亲,刚生了一个胖宝宝。园工赵老伯最近脚受伤,人老了,伤口难好,即使每天都熬着药喝,也难好得完全。

  这些人,如今却要因为她一人,滴水不能进……

  她紧握的手颤抖,生红眼眶泛泪,仰头瞪着他冰寒面容,眼底烙上了重重恨意,「罗非,你怎能如此无情?」

  「因为你心软,本王就是欺你心善。」他冰冷眼眸瞅她,勾魂笑容对她。

  「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她深吸口气,下了决心,却不敢看向他身后成排女孩们的脸,她恼怒地拨掉他的手,起身转回寝房。

  罗非却一把锁住了她的腰,不允许她逃离。

  他把她转过身来,让她面对着一群丫环,一手牢牢勾锁住她纤细腰身,一手抚摸着她薄透的脸皮,胸膛紧贴她身后,吻着她的耳!

  「鸳儿,让本王再说详细些吧。等你愿意用膳,他们还得等上半天时间,等到你把胃里头的东西消化了,本王确定你不会再吐出来,府内上下人等才许进食……」

  她全身僵硬,感觉到他真是打定了主意这么做……

  他的声音一直都维持着屋里每个角落都听得到的音量,刻意放缓,慢条斯理地继续说:「并且,以后你吃多少,你身边这群丫环们就跟着你吃,你若只吃一口饭,她们就得饿上半天。你要吐一次,她们就饿一餐……你能撑,就撑着吧。」

  他低低笑着扳过她的脸,瞅着她眼里泪光,俯身吻上她冰冷的唇。

  ***

  此后——再也没有孙少凡与罗非了!

  接下来,是凤紫鸳与安亲王的开始……若要称为战争,他也不反对!

  她两手紧握着难以抑制的激动,终于用力推开了他!

  罗非退了一步,望着她面红耳赤……他的少凡,这一辈子大概还不曾使这么大的力气推过一个人吧?就是他强要她的时候,她的心也是柔软得教人……想狠狠蹂躏。

  他跨前一步,一手抓住她,狠狠地强吻了她,更一把抱起她,大步走入寝房——

  「王爷……」他的举动吓坏了身后成排丫环。

  凤紫鸳更是瞪着惊讶的眼,一脸慌乱无措又狼狈,绝食的下场是毫无力气抵抗他的变态!

  他是谁?……他不是她认识的罗非啊!……他是谁?……是谁?

  他连房门都未关,就脱去她的衣服,在她来不及喊时,用吻封住了她的口!

  成串眼泪落下了一遍又一遍,张望着一张冷峻陌生的脸庞,把他看了又看……

  他到底是谁?

  「你可以绝食不吃。不过有一碗药你非得喝不可。」

  药?她眼波流动,仿佛又把他记起,重新看了他……

  「我要凤女绝迹,你不能留后——你也不想怀本王的种吧?好好配合。」

  冰冷的话语落在她唇上,冻死了她的心,她的身子无法反抗任他予取予求,她的脸上再也无表情。

  罗非搂着她,看着她,嘴角无形中扬起一抹温柔却冰冷的笑容,心……忍不住地抽痛。

  「既然,你不愿做我的少凡,那么就做回你凤紫鸳吧!凤女能者除非死,否则我绝无可能放你。不过,还有一个凤梅破,谁知你凤氏一族还有多少隐藏其中的凤女能者呢?托你的福,让本王顺利掌握凤氏一切。日后本王要灭凤氏一族,易如反掌……你说是吗?鸳儿。」

  「你……是谁?」看他的眼,完全陌生了。

  罗非眯起了眼,俯身含住她的唇,毫无柔情与怜惜,一遍又一遍蹂躏她的身和心……

  ***

  冷冷冬气落下了皑皑白雪,沉园里更是一团严寒冷气不散,像是冻了千年冰柱在里头,除非必要,无人敢靠近。

  不过,凡事有例外,也有人不怕死……

  「皇兄,听说凤紫鸳前一阵子绝食了一天,后来都能正常饮食,食欲还不错,人也丰润许多,想现在气色一定很好了。可以让我见见她吗?」

  晋亲王裹着轻暖裘衣,坐在安亲王府大厅里,身边站着随身的冷总管,他时不时便把手向冷总管的手握去,却一次次被冷冷拨掉。

  一张俊美脸庞对着皇兄笑得灿烂无害,可心里却骂得紧。来了多趟,从未有一次见着人过,幸亏他是愈挫愈勇,愈不让他见,他就偏偏要见到一总有一天要皇兄点头!想着、想着,手又向冷总管的手伸去……呜,好烫!

  罗非坐在厅前,啜饮一口热茶,眼角扫到冷总管默默把热茶往七皇弟一双修长白哲的手上泼,若无其事把茶杯搁回茶几上。

  他放下茶杯,才微笑说道:「鸳儿近日受了风寒,你去了怕传染,改日吧。」

  「皇兄,你要不索性直接告诉我这凤紫鸳何时不会晡睡了、精神不好、气色不佳、无食欲、风寒,好吗?」晋亲王狠狠瞪了冷总管一眼,缩回了烫红的手,哀怨地向罗非求。

  「何时吗……」罗非瞥一眼冷总管,    「过些时候吧。」

  听起来不是指日可待,而是遥遥无期。晋亲王顿时俊眉锁,不平道:    「皇兄!刚刚进去的人是孙少宇吧?你就许他进去见凤紫鸳!到底谁才是兄弟?」

  罗非脸上笑容依旧,脸色却微微冷了许多,重新看他时,晋亲王脸色就变了,马上把冷总管推到前面来挡,顺势把人抱个满怀!

  冷总管瞪着腰间一双手,眉心愈锁愈紧,正要拨开,忽闻安亲王声音……

  「紫鸳亡父也姓冷,不知冷总管可识得?」

  冷总管只好先拱手回道:    「回禀王爷,属下不可能识得全天下冷姓人。」

  晋亲王把脸贴着冷总管腰身,得意的嘴角扬得老高,正要把手收得更紧实些,忽然一个吃痛……呜,忍……再忍……忍忍忍……呜……冷少怀,算你狠——

  晋亲王惨白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两手,脚下一只白凤锦靴早已被揉踩得脏又破,脚趾痛到他怀疑是不是已经断了。

  罗非瞅着两人,    「皇弟还有事吗?」

  下逐客令……怕那两人独处出事,担心孙少宇碰掉了凤紫鸳一根头发,怕孙少宇摸到凤紫鸳一根手指,急着进去监督两人了吧……真奇怪,皇兄为何肯让孙少宇进去见凤紫鸳,其中定有玄机。晋亲王很想恶作剧,搞些事情继续待下来,不过在一接触到皇兄那一脸的『笑容』后,他立刻起身,顺便拉着冷总管。

  「我没事,不过里面恐怕要出事了。皇兄告辞!」说完他就拉着冷总管溜了。

  罗非起身离开大厅,却不是往沉园去,而是转往藏书楼的方向。

  只不过,负在身后那双手始终是紧握的,偶尔还弄出了点声音来,把在庭院里遇到他,躬身在一旁等他过的下人们吓得两腿发软,各个滑在雪地里。

  ***

  雪花飘,天冷得紧。

  可是一进沉楼,空气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前厅坐下来,孙少宇就脱去了暖裘。

  「少宇!」凤紫鸳被丫环通知,内心里满满惊喜却又忍不住惊讶……罗非怎肯让她见孙少宇?

  「紫鸳!你还好吧?自凤谷失去你的踪影,我好担心……」他欣喜上前,激动地握住凤紫鸳的手,却立刻被姜轼挡掉了。

  孙少宇冷瞪了他一眼,收回了手,仍然心急地把凤紫鸳上下看了一遍,看她身穿了一件米色交襟宽衣,浅红色罗裙,纤腰系了同色丝缭,身子纤瘦弱不禁风,模样未改,不过……一张脸儿微微润红,嘴唇有了血色,沉静眼里波光流动,气色明显比过去两年好上许多——他松了口气,同时一颗心也直沉谷底,但一见她眉心深锁,便强迫自己把激动的心情冷静下来,重新带了温柔眼神将她凝望。

  「少宇……」她望着他,却又无颜见他,内心疼痛,终于垂下眼帘,千言万语只有一句:「对不起。」

  孙少宇瞅着她,明白她的意思……她为当日无法举行的婚礼道歉,为她一个人而给凤族带来的麻烦道歉,更为她仍然让自己陷在困境之中,令他与凤族人为她奔波而道歉。

  「紫鸳,我可以单独跟你说话吗?」

  姜轼顿时扯眉,却敌不过凤紫鸳一双眼神恳求……王爷命令,他不得离开凤紫鸳一步,但是凤紫鸳今日会被王爷囚禁,全因他到凤谷把『公子』带出来……

  他默默出了沉楼,把一群丫环也带出去。

  ***

  厅里终于剩下两人,凤紫鸳缓缓抬头看他……她眼里湿意重,却不肯让泪流下。

  孙少宇望着她,内下决定。「紫鸳,我今日来心千头万绪,只因不甘而难以抉择——」他紧握了手,终于做下决定。

  「紫鸳,我今日来,是有话告诉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