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封休书怨了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封休书怨了谁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寒夜冰冷,街道无人,忽有一人踏雪而来,由街口转入小巷内。

  一盏微弱灯光点亮了小宅院,姜轼推门进去。

  「王爷。」他拱手。

  屋内一尘不染,一人独影窗前,只手樽杯,深邃眼神仿佛坠入遥远的回忆之中,遥想着再也触摸不着的那段岁月……

  「你来做什么?」

  「属下有一事想问。」

  「说吧。」

  「当日属下把『公子』    由凤谷带回来,是不是做错了?」

  罗非冷嗤了声,「姜轼,你其实是想质问我为何要如此对她吧

  「属下不敢。」只是,他带公子回来,他自觉有责任。

  「姜轼,倘若你面对你一生执着的人,这人又和你如此痴心,还是无情容易?」

  姜轼一怔,缓缓握紧了拱起的手,    「属下愚味。」

  「你知道爱一个人太深的结果是什么吗?」

  「这是指王爷?」那就是毁了她吧……

  「是指少凡。」罗非冷冷瞥他一眼,深知他在想什么。「她太良善,一颗心太柔软,我是伤害她至亲之人,她却无法恨我,仍然深爱我,结果是她无法原谅自己,独自垂泪,暗自饮伤,苦苦折磨自己。」

  姜轼抬头,望着主子……

  ***

  「我和少凡共有太多刻骨铭心、相知相惜的回忆,这些记忆她大概想抛也抛不掉吧。」如同他一般……

  「她以为把自己交给另一个男人,她总能走过这一关,却没想到和我情缘未断。她求我让她离开时,我已经知道,她再见我才恍然情关难过。纵然我可以放手,怕她离去之后也无法放过她自己,她……爱我太深了。」

  姜轼忽然想起他杀凤紫鸳那一夜,她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也好,你动手吧。

  罗非扫他一眼,    「你想到什么?」

  「没……什么。」说出来只是徒增主子痛苦加疼爱,浮现在王妃眼前的是凤梅破的满身伤痕,他转口道:「所以王爷对王妃愈强烈对比反而折磨得她痛不欲生。所以王爷才改变态度?」

  罗非啜饮一口,眯眼望着这屋里的一景一物。「我和她再也走不回过去,这一切是我逼得她如此,我不能让她困死自己,既然她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就由我来帮她……你懂吗?」

  帮她拿掉存在她心底她所珍惜又同时折磨着她的回忆,最快的方式就是破坏、摧毁,让她的眼睛蒙上仇恨,然后靠着恨他的力量好好的……为他活下去。

  只是,他的少凡太心善了,直到现在还是学不会恨他。现在他只希望她不要太清醒才好,她就是太聪明了,才作茧自缚,折磨自己。

  「王爷用心良苦,属下明白了。」姜轼眉头深锁,直望着主子深邃眼底满是深情光芒,心却为他扯痛。    「属下可否再问一事?」

  「你的问题可真多,就不能让本王一人好好静一静?」罗非已经暍得微醺,双目露不悦。

  「王爷当真不要王妃怀有子嗣?」

  罗非顿时一脸沉冷,    「本王要灭凤女能者,此决心任谁也无法动摇!」

  「但她是『公子』。」是画中女子,是主子一生心系之人……

  「就是少凡也一样!」何况他的少凡已经不存在……她,现在完全封闭了自己的心,此刻留在他身边的,只是受他囚禁的凤紫鸳……

  「王爷打算和王妃一辈子就如此下去吗?」

  「姜轼……我宁愿她心里没有我,再也不想看见她为我呕血难活。」

  姜轼望着主子眼里深沉的痛,缓缓垂下眼,不忍再看他唇上那抹凄凉自嘲的笑容。

  他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一杯喝过一杯……

  若非醉了,主子也不会对他说了这么多话。

  「少凡……」

  大哥,小弟回来晚了,赶不及大哥喜日,请大哥见谅。

  大哥,这酒……好辣。

  哈、哈、哈!难得我两兄弟再见,今夜就相拥而眠吧!走吧、走吧,夜深了,大哥我也累了

  大哥!大哥,你喝醉了。

  少凡,你忘了?今天是本王大喜之日,喝醉是正常。

  大哥见过新娘了吗?不知,嫂夫人生得如何?……莫非,新王妃其貌不扬吗?

  头大四方、眼小如豆、血盆大口、肤如粗石、体重百斤。

  真是辛苦大哥了。

  少凡,你忍心赶我回去吗?

  「少凡,你忍心吗……」

  ***

  严冬走过,春花开。

  天未醒.唯有花香扑鼻,阵阵吹入芙蓉帐里来。

  轻纱飘,床里人影晃动,一只粗掌摸索在一把细腰上,硬是将那背对他的人儿转过身来,重新纳入怀中.这才满足地深吸了口气,吸入一抹淡香,才甘心地继续沉睡……

  不久,手臂上的重量又轻了,她又翻身过去。

  俊逸面容微沉,紧闭双眸不悦,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手臂上愈来愈凉,一把空虛袭上心头,一把恼火烧了出来……

  他索性翻过身去,压在她上面,让她再也动弹不得,更同时吻上她的唇,把她从浓浓睡意里吻醒过来……

  「天亮了吗?」她仰起脸儿,任他的吻落下雪白玉颈,身上已经逐渐习惯承受他的重量,虽然偶尔会喘不过气来。

  「嗯……」紧闭的双眸这才眯起瞥一眼窗外,粗哑嗓音低喃了声:    「还早。」

  火热的吻下她的身子……罗非,放过孙家,善待凤族,我愿意留在你身边。她从说过这些话后,不曾再抗拒过他……

  「罗非……可不可以不要?」

  一怔,他眼里闪过一抹光,抬眼看她。

  尚还蒙暗的天色,只微微看见她清雅的五官,看不清她细微的神色变化。

  「为何?」他抚摸她脸儿,手指压在她沉重的眼皮上,来回抚揉。

  她终于把眼睛张开,「我……想吐。」

  他还来不及问她怎么了,她已经双手推开他,甚至无法走下床去了,只来得翻身趴到床边,把昨夜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罗非坐起身,抓着她肩膀,脸色罩上阴霾。

  难道她有了!

  「罗非……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再让小虹她们陪我用膳了?你让她们好好的吃,这样我喘一口气,好吗?」她缓缓坐起身子,埋怨的目光对上他。

  「你是吃太多了才吐?」

  她眼皮沉重闭起,身子直接靠入他胸膛,叹了口气,「吃太多了对身子也是一种负担啊。」

  他缓缓把她抱紧,双臂拥着她纤柔的身子,心脏跳动着一股许久不曾有过的轻快感,嘴角略微抖动,终于勾了起来。

  「都依你。」低哑嗓音吐出压抑许久的深情温柔。

  一双眼埋在他胸膛缓缓张开来,眼里写着复杂神色,脸上带出了一抹心虛,神情却散发着从未有过的光芒,一只手悄悄停在腰腹间……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